行业资讯栏目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协会动态 | 展会报道 | 最新报价 | 市场分析 | 行业标准 | 展馆介绍 | 产业链 | 关注我们 | 价格行情 | 政策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下层栏目 行业资讯 下层栏目 政策法规 当前位置 正文

姗姗来迟的全国碳市场

http://www.momo35.com   来源:北京商报  日期:2017/12/20

        2017年已接近尾声,就在业界认为全国碳市场可能将“失约”时,12月19日,国家发改委就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启动工作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全国碳市场启动。“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改委印发了《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方案(发电行业)》(以下简称《方案》),这标志着我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完成了总体设计,并正式启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勇表示。至此,这个已经启动6年试点、涉及多个行业大量企业的全国性的交易市场,终于姗姗来迟。


  发电行业“一枝独秀”
  
  
  在发布会召开前,市场上曾多次传出多个版本的《方案》内容,还有消息称,参与全国碳交易的行业、交易方式等《方案》核心内容更是几经易稿。
  
  
  张勇介绍,正式出台的《方案》共有八章二十三条,总体要求就是稳步推进全国的统一碳市场,为我国有效控制和减少碳排放;中心目的是为温室气体减排服务;定位是减排温室气体的重要市场工具,即通过市场的方式,来实现减排。
  
  
  据悉,《方案》确定的全国碳市场三个主要制度包括:碳排放监测、报告、核查制度;重点排放单位的配额管理制度;市场交易的相关制度,同时还要建设四个支撑系统,即碳排放的数据报送、碳排放权注册登记、碳排放权交易和结算系统。
  
  
  实际上,对于《方案》中最核心的、初期参与全国碳市场交易行业范围,5个月前,记者获悉,相关部门因推进难度太大进行了“收窄”,即不会按规划纳入八大行业,而是先进行电力、水泥、电解铝等行业交易。
  
  
  而本次,《方案》进一步将交易企业类型圈定在“发电行业”,与此前业界预测有明显出入。对此,张勇解释称,现阶段及今后,我国应对气候变化和低碳工作重点任务将采取“三步走”完成,并以发电行业为突破口。“我们一直是从八个高耗能行业着手准备,在准备过程当中发现,发电行业数据最完整,同时碳排放规模占比也比较大,按照《方案》确定的纳入企业门槛,我国共有1700多家电力企业达到每年2.6万吨二氧化碳排放当量,相当于综合能耗1万吨标准煤左右,碳排放总量已达30多亿吨,最具启动条件。”张勇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气候司司长李高也分析称,发电行业数据基础比较好,产品相对比较单一,主要是热、电两类,同时,该行业数据计量设备比较完备,管理比较规范。这些因素使得我们比较容易进行核查核实,配额分配也比较简便易行。
  
  
  “因此我们想从发电行业开始,把上述三个制度和四个支撑系统尽快建立完善起来,然后再进行系统的测试,在测试的基础上开始真正的货币交易。”不过张勇也表示,由于我国发电企业规模庞大,即使只有发电一个行业,我国的碳市场规模在交易启动后也会超过世界上所有国家以及欧盟的碳市场总体规模。


  碳交易
  
  
  交易成本“内部消化”
  
  
  目前,我国实体经济虽有所回暖,但企业普遍仍存在较大经营压力。因此,在我国不断为企业减负降税的大背景下,企业是否会因参与碳交易背上过重的负担,也是市场讨论的焦点。
  
  
  在国家发展改革委气候司副司长蒋兆理看来,启动碳交易,对企业肯定是有影响的,而这也体现了碳市场存在的必要性。在专家看来,这一影响并不能单纯的等价于企业要多增加生产经营成本,而是倒逼企业加速向低碳生产模式转型。
  
  
  具体来说,蒋兆理表示,碳市场会对企业的内部管理产生深刻的影响。过去企业用多少煤、多少气、多少电是笔糊涂账。启动碳交易之后,纳入交易的企业,就要从班组的台账到企业的会计注册表,全面地衡量各项指标,加强内部管理。
  
  
  “其次,碳交易对企业的经营决策也会产生深刻的影响。过去企业在碳排放上零成本,启动交易之后,企业开始掂量相关成本,在经营决策当中审慎地考虑,尤其对那些又不赚钱或者赚钱不多、竞争又很激烈的产品,是否应该去放弃。这样一来,企业口中那些每吨钢铁挣的钱还不如卖一斤白菜挣的多的现象就不会存在了。”蒋兆理表示。
  
  
  此外,蒋兆理还认为,碳交易还会对企业的投资产生深刻的影响。“全国市场的碳交易将根据国务院批准的配额总量设定和分配方案规定,是以基准线法和历史强度下降法为准。这意味着,凡是在排放基准线以上的企业,生产的越多就可以通过碳市场获取更多的利益。相反,那些经营管理不好、技术装备水平低的企业,多生产就会带来更多的配额购买负担。”蒋兆理分析,在这种情况下,企业需要考虑,要加大投资力度,就要改善经营管理提高碳排放标准,只有这样,才能在未来的市场竞争当中占据有利的地位。
  
  
  蒋兆理表示,总体来看,因为碳交易增加负担和获益的企业是平衡的,而从长远来看,管理水平更高的企业的单位产品碳排放和相应化石能源和材料消耗将有所下降,总成本是减少的。“具体到发电行业,负担也是均衡的,因为该行业内出售的配额都是被同行业企业所吸收,总体成本不会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蒋兆理明确,碳市场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全国市场初期配额分配量不会特别紧,交易的作用要通过一段时间来发挥。
  
  
  金融属性的强弱之辩
  
  
  此前,已经开展碳交易试点的7省市中,曾有部分地方因交易不够活跃,甚至有在履约期结束前“走过场”集中交易的情况,而被业界诟病当地碳交易的市场化、金融化属性太弱。
  
  
  “照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要求,我国将坚持碳市场作为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政策工具的工作定位,在碳交易系统运行过程中避免过多投机、避免出现过多的金融衍生产品。”10月底,李高曾为全国碳市场划下了产品金融化的发展“红线”。而在本次出台的《方案》中,这部分内容也是各路资本关注的核心,决定着未来全国碳市场的投资空间大小。
  
  
  发布会上,李高明确肯定了碳金融的发展方向。他表示,碳金融也是绿色金融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碳金融发展的前提还是碳市场运行的稳定性和可靠性。所以我国将强调碳市场建设的工作定位,即为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来发挥作用,而非建立一个新的金融市场。”不过,李高也表示,按照规定,可以在碳市场基础上开展一些金融的创新。
  
  
  李高解释称,实际上,发展碳市场还是希望让气候友好企业受益,让高污染、高排放企业付出更大的成本,并通过这样一种机制设计,形成对于企业优胜劣汰的正向激励机制。他坦言,对于碳市场来讲,无序的发展、过度的投机是一种失败,而一潭死水,也是一种失败。对于上述二者关系的平衡,李高认为,要在碳市场稳定运行的基础上,逐步扩大市场覆盖范围,交易品种、交易主体,为碳金融发展创造新空间。反之,这些碳金融的发展,也能够为我们碳市场的建设增加活跃度。
  
  
  “因此,我们支持在碳市场平稳运行的基础上,开展适度的金融创新。但要强调,碳市场本质上是一个政策性的市场,碳金融的发展也要服务于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目标。碳市场运行起来以后,碳价主要是由市场决定,受配额供求关系和减排成本的影响。”李高表示,考虑到碳市场的特征,它对于金融创新的容纳程度不适宜和股票市场作比较,而未来碳价的变化,也不适合与现在股价的变化比较。
 
磨商网公众号
磨商网版权及免责申明:(点击查看)
相关资讯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行业新闻